1. <track id="25sl9"><span id="25sl9"></span></track>

    <tbody id="25sl9"></tbody>
    <bdo id="25sl9"></bdo><menuitem id="25sl9"><strong id="25sl9"></strong></menuitem>

    <track id="25sl9"></track>
    1. <track id="25sl9"></track>

    2. 千千小說 > 咸魚錦鯉的敗家日常 > 第二千零九十四章

      第二千零九十四章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不會啊,我覺得阿朵長的還挺好看的!

              林羨魚開口說,雖然她也覺得阿朵這個姑娘有毒,但是人家確實長得好看啊,不然怎么會有這么多人前赴后繼呢?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丑!

              東方白一臉傲嬌的開口:“長這么丑,還好意思開口!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噗呲!

              林羨魚忍不住笑了起來,不過好像這不是東方白第一次說女人丑了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算了,不管阿朵了,只要不給我們找麻煩就行了,相信牧公子這么聰明一點不會讓阿朵胡來的!

              林羨魚也不想管這樣的女人,反正也快到勒馬關了,回頭讓他們趕緊回烏孫就是了,相信牧久名也不至于看上這樣的女人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她再胡鬧,我可就不會手下留情了!

              東方白也開口說:“真是壞了我家娘子的興致!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那到也沒有,你不覺得免費看個猴戲也不錯嘛,再說,今天我獲得的驚喜已經夠多了!

              林羨魚卻不怎么介意,這一天的生日已經讓她十分開心了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,林羨魚再見到阿朵的時候,阿朵看起來老老實實的,眼睛也沒有往東方白臉上瞄,到是帶著幾分好奇看了兩眼林羨魚,也不知道牧久名是怎么說的,不過阿朵不來找麻煩那就是最好的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東方大人,這是小的送給您的禮物!

              大家正要出發的時候,梅園的主人劉員外求見,畢竟才借了別人的梅園,見一面也無妨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禮物就算了,我還要謝謝你出借園子呢!

              東方白笑著拒絕了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東方大人,這并不是什么值錢的物件,不過我聽園中的下人說,您想存些梅花蕊上積雪和露水用來泡茶,所以特意吩咐下人收集的,不過是一壇水而已,并不值錢,這樣的風雅之物也只有大人您才配的上,放在我這里反而是暴殄天物!

              劉員外卻開口說出了這么一番話,東方白看向劉員外的眼神中又多了幾分欣賞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個禮物,東方白到是不好拒絕了,畢竟這是自家娘子想要的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就收下了!

              東方白讓人將這壇子水收好,看向劉員外:“謝過劉員外,我們就先走了!

              劉員外也不多說,既然東方白收下了,那自然不會虧待他,只要東方家或者林家手中漏一點,就足夠他發家致富了,雖然東方白沒有說什么,但是顯然能看出來東方白十分滿意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劉員外也終于相信外界的傳聞,討好東方白,還不如討好他夫人,這雪水泡茶,就是從東方夫人口中說出的,劉員外相信自己送金銀珠寶,肯定是會被拒絕的,但是這水,東方白卻收下了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東方夫人,我能和你一道嗎?”

              阿朵眼珠子咕嚕嚕的轉,看著東方白和林羨魚的豪華馬車,開口說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阿朵,別胡鬧!

              牧久名開口訓斥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久哥哥,你知道嗎,我這一路餐風露宿多辛苦啊,騎馬多冷啊,這馬車一看就很舒服!

              阿朵用十分純真的眼神看向林羨魚:“東方夫人,昨天是我錯了,但是阿朵沒有受過大楚的教育,并不懂,東方夫人你能原諒我嗎?就讓我坐一坐這馬車吧!

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話一出,到是讓不少人同情阿朵,畢竟他們也不知道阿朵是什么人,但是阿朵樣貌純真,看起來又十分有禮貌,而且小姑娘騎馬的確會凍得夠嗆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林羨魚淡淡的看了一眼阿朵,這是妖女要裝小白蓮?

              不過還沒有等林羨魚開口,就聽到東方白一句冷冷的:“不行!

              阿朵頓時眼中帶著淚水,看向東方白:“東方大人,我昨天真的不是故意冒犯你的!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阿朵小姐,要不然你和我一起坐馬車吧!

              紅影開口說到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什么身份,阿朵小姐什么身份,怎么能和下人同坐一輛車,想不到大楚人一直說什么恢弘氣度,寬容大度,結果居然這樣侮辱我們烏孫的公主!”

              牧久名手下有一個人十分憤憤不平的開口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林羨魚到覺得有意思,這架勢是一定要上這馬車了?

              這阿朵到底想做什么?

              眼看著人越來越多,林羨魚看了看東方白,壓住了他,不讓他開口,既然是女子,那就由女人來解決吧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也對,阿朵姑娘,你就和我一起坐馬車吧,夫君,你不是還有事要和牧公子商量嗎?那今天你騎馬好了!

              林羨魚自然不會讓東方白也上馬車,要知道這個阿朵可是一個毫無底線,寡廉鮮恥的女人,萬一同處一輛馬車上,這女子整點什么幺蛾子,撕個袖子脫個衣服什么的,到時候東方白可就說不清楚了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東方白看著自家夫人的眼色,自然知道自家夫人在想什么東西,也有些好笑,又有些開心,畢竟這說自家夫人在吃醋,在意他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不好意思啊,阿朵從小嬌生慣養,不懂事,那就麻煩東方夫人了!

              牧久名也沒有阻止,帶著些歉然說,不過他也知道自己阻止不了就是了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千萬不要胡鬧!

              牧久名又拉過阿朵,小聲的說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吧,我就是好奇而已!

              阿朵卻滿不在乎的開口,心中卻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不過不管怎么樣,就這么安排好了,林羨魚也邀請阿朵上了馬車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紅影也在東方白的示意下跟著上了馬車,之前紅影在另外一輛馬車上,是不想讓她破壞二人世界,但是現在他可不放心這么一個蕩婦跟自家夫人獨處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們大楚的夫人都是一直跟著人嗎?這多不自由啊!

              阿朵上了馬車之后,有些不滿意的瞪了一眼紅影,不過紅影卻是眼觀鼻鼻觀心,仿佛什么也沒看到,只是默默的給二人上茶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阿朵姑娘,你可有說親?”

              林羨魚卻十分優雅的端起了茶水,抿了一口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愛喝茶,有酒嗎?”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要烈酒!

              阿朵喝了一口茶水之后,皺了皺眉頭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抱歉,阿朵姑娘,沒有!

              林羨魚當然有帶好酒,畢竟遼東那邊烈酒可以算是一種硬通貨,通行證,想要和誰交朋友,一起喝最烈的酒,迅速就能拉近距離,不過她可不想給阿朵喝酒,誰知道這貨喝醉了會發生什么事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算了,對了,我聽說你們大楚人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!

              阿朵又拿起一塊糕點吃了起來,吃的十分粗放,吃相到還有幾分可愛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的確是如此!

              林羨魚點了點頭,她不知道這個阿朵到底想干嘛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那不是太無趣了,所以大楚人的婚事都是別人做主,那要是成親之后,不喜歡怎么辦?”

              阿朵的話讓林羨魚微微一滯,這阿朵思想很前衛啊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那要看情況,一般來說,大楚女子成親之前都沒有見過夫君,成親之后,也都過的很好!

              林羨魚雖然對于這種婚姻也很不屑,但是總不能當著阿朵的面說,這要是換一個人,或許她有興趣結交一下,但是阿朵這個人簡直有毒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林羨魚對于阿朵這種豪放的女子實在提不起什么興趣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你們大楚實在無趣的很,你看我,我喜歡誰就可以嫁給誰!

              阿朵大大咧咧的開口說:“看上哪個俊俏的小郎君,就可以養起來,用你們的話叫做,面首?”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阿朵姑娘,到底想說什么?”

              林羨魚有些無語,這阿朵還真敢說,不過人家不是敢說,而是已經做了,如果這個阿朵是男子,那就是妥妥的好女色的紈绔,甚至還強搶民女的那種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想說,要不然你把東方白讓給我吧!

              阿朵居然還沒有死心,東方白對她夠不客氣的了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咳咳咳!

              林羨魚被她這話,喝茶水的時候都嗆到了,紅影連忙體貼的幫林羨魚拍了拍背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阿朵姑娘,你再說這種話,我將你趕下馬車了!

              林羨魚順過氣來之后,略有些冷淡的開口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我知道你不愿意,那你介意我和你共享嗎?”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聽說了,東方白什么都聽你的,特別寵你,只要你愿意跟我分享他,我也不需要什么名分,就是讓我玩玩就行,只要你答應,我讓我爹爹送一千匹馬給你!

              阿朵的話讓林羨魚頓時無語了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好家伙,這東方白還挺值錢嘛,要知道阿朵說的一千匹馬可是一千匹戰馬,烏孫國的牧場估計一年也就出產這么多良馬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還是不行,我的夫君是不會跟任何人分享的,你愿意分享你的夫君嗎?”

              林羨魚試圖說服阿朵,然后很快她發現她錯了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沒有夫君啊,如果我有,我肯定愿意。男人玩玩就好了!

              阿朵的話,讓林羨魚一陣頭疼,看向阿朵:“你沒有從心里喜歡過什么人嗎?”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喜歡?有啊,我就很喜歡東方白,不止呢,我每個月都會喜歡上不同的人,只要長的好看就行!

              阿朵的回答,讓林羨魚直呼好家伙,這簡直是渣女中的渣女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說的不是這種,我是說,算了,我也說不清楚,總之,你死心吧,不管什么代價,我都不會答應跟別人分享我的夫君的!

              林羨魚放棄跟阿朵講道理了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嗎?可是我爹爹說了,世界上沒有什么是買不到的,買不到只是籌碼不夠高,不如你開個條件好了,我也要求不多,一次就行!

              阿朵的思維方式,讓林羨魚徹底敗退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不行就是不行。再提這事,你還是下馬車吧!

              林羨魚最終決定不和阿朵溝通了,兩人的思路根本不在同一條線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不說了嘛,算了,反正東方白除了一張好皮囊之外,也沒啥吸引我的,還對我兇巴巴的!

              阿朵放棄的十分果斷,到是讓林羨魚不知道是相信還是懷疑,不過不提這令人頭大的事就挺好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對了,我問你一件事,久哥哥在大楚有沒有心愛的姑娘?”

              阿朵這話題轉換讓林羨魚猝不及防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忽然問這個?”

              林羨魚有些奇怪的看向阿朵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是這樣,我爹爹想讓我嫁給久哥哥,因為如果我不嫁給久哥哥,我爹爹是不會全力支持他的!

              阿朵的話讓林羨魚升起一股莫名的感覺,牧久名會答應嗎?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自己的意思呢?你之前不是說什么都是你自己做主嗎?”

              林羨魚帶著幾分凝重看向阿朵,雖然她心里一直說自己要和趙雪漫劃清界限,但是這和趙雪漫切身相關的事就這么毫無征兆的出現在她面前,她又忍不住關心起來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無所謂啊,久哥哥人也挺不錯的,而且他從來不阻止我去找樂子,以前別人要不是罵我,就是饞我的身子,當然相互玩,我也不虧,只有久哥哥說只要我開心就好!

              阿朵的話讓林羨魚直想笑,這牧久名顯然就是根本不在乎阿朵才會這么說,不過也是哄著阿朵罷了,到讓阿朵覺得牧久名與眾不同了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他有心上人你打算怎么做?沒有你又打算怎么做?”

              林羨魚遞給阿朵一塊糕點,阿朵笑瞇瞇的接過來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沒有最好,有的話,也無所謂,反正他也回不去大楚了。而且大楚不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,怎么可能讓他的心上人嫁過來呢?”

              阿朵毫不介意的說:“我總要成親的,我爹爹的勢力也總要有人繼承,但是我一個女子到底還是不夠能服眾,但是久哥哥就不一樣了。而且久哥哥從前對我最好,現在也需要我們家的支持,那我就答應這門親事唄!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那牧公子會同意嗎?”

              林羨魚帶著幾分凝重,牧久名到底知道不知道,會不會同意?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他為什么不同意,對他大有好處,如果沒有我爹爹,他什么時候才能給他家里人報仇?”

              阿朵滿不在乎的開口說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那他已經答應你了?”

              林羨魚心中升起了一股怒氣,雖然她說和趙雪漫一刀兩斷,但是聽到這個的時候,火氣還是忍不住冒了出來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忘了跟久哥哥說了!

              阿朵將手里的糕點吃完,拍了拍手:“不過他沒有理由拒絕啊!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對了,東方夫人,久哥哥在大楚到底有沒有心上人?”阿朵又問了一次。

        http://www.gxlzwm.com/49/49372/16885423.html

      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www.gxlzwm.com。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qianqian.com
      A片色情免费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