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track id="25sl9"><span id="25sl9"></span></track>

    <tbody id="25sl9"></tbody>
    <bdo id="25sl9"></bdo><menuitem id="25sl9"><strong id="25sl9"></strong></menuitem>

    <track id="25sl9"></track>
    1. <track id="25sl9"></track>

    2. 千千小說 > 在港綜成為傳說 > 第三百五十四章 忍一時越想越氣

      第三百五十四章 忍一時越想越氣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公子誤會了,我自小體弱多病,便學了些岐黃之術,連帶練習了一門吐納之法!

              白素貞柔媚道:“力氣或許是大了些,但也只是和女子相比,比之壯漢是萬萬不及的!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原來如此!”

              廖文杰點點頭,恍然大悟道:“我還奇怪,姑娘身單力薄,又平平無奇,怎么看也不是天生神力,原來是習武中人!

              白素貞:“……”

              她知道老實人不會說話,可這也太不會說話了,以前肯定沒少挨揍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不過不要緊,是好事,會說話早就被別的女孩子得手了,哪還輪得到她!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姑娘,你妹妹還在水里,先把她撈……”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公子放心好了,這么長時間都沒淹死,肯定淹不死。不用管她,外面雨大,我們進去避避雨!闭f著,白素貞便用習武之人的臂力,將廖文杰拉進了船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驟雨停歇,雨勢轉至細綿,湖面薄霧更濃,詩情畫意極具古風自然之美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公子,萍水相逢不知名,還望告知!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萍水相逢終究過客,知與不知有何區別,姑娘無需強求!绷挝慕軗u搖頭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公子此言差矣,百年修得同船渡,緣之一字妙不可言,怎么能說是強求呢?”白素貞笑語盈盈,打開旁邊小爐子驅散寒意,雨水淋濕薄衫粘在身上,彎腰的瞬間,妖嬈曲線一覽無余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小廖:大哥,妖女白給,這坑跳一跳也無妨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大廖:少說風涼話,好處都被你得了,你當然無所謂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小廖:不是啊,大哥,眼、手、口他們都說好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是啊,大哥!x3

              腦中,短暫的思想斗爭結束,廖文杰轉頭看向湖面,轉移話題,嚴肅臉開始吟詩:“

              云低山欲暗,陰暝黯水方,

              風聲翻急浪,雨過水爭愁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一番新漲水,山色已朦濛,

              江湖歸浩蕩,蛟龍起……”

              詩到最后,廖文杰眉若臥槽停下,不對勁,這首有感而發的詩很不對勁!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公子,你怎么不念了?”

              白素貞斟酒遞來,被吟詩吟的眼眸剪水霧氣化開,要不是場景不合適,指不定接下來會發生些什么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粗人一個,才疏學淺,以后再也不作詩了!

              廖文杰板著臉推開遞來的酒杯:“我不勝酒力,估計姑娘也差不多,喝多了會出事,建議倒湖里!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公子多慮了,一壺而已,況且只是暖暖身子,能出什么事兒?”

              白素貞一手撐著小桌,一手將酒杯遞上前,濕漉長發凝絲化束,貼著修長白皙的脖頸順下,帶著雨水滑過精致鎖骨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廖文杰:(一`′?)

              失誤,這條女妖精也不是全然平平無奇,胸有溝壑比小倩強多了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對面,白素貞舉著酒杯,嘴角笑意漸濃。她就知道,以她的魅力,肯下點功夫,老實人也要乖乖不老實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姑娘,不必再勸了,我的確不勝酒力,還有……”

              廖文杰望向穿著蓑衣的船家,無語道:“不知道是我感覺錯了,還是真是如此,這艘船怎么原地沒動呢?”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可能是船家累了,公子,不喝酒的話,我這里還熬了牛肉羹,你……”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信佛,食素,不近女色!

              廖文杰摸出佛珠,蜘蛛精老和尚那串,拿在手里把玩起來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怪不得這么老實!

              察覺到佛珠上的靈氣,白素貞暗暗點頭,猜測廖文杰和法海同行,十有八九也是因為兩人有共同語言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過猶不及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她放下手中酒杯,廖文杰嚴防死守,她再勾搭下去,妖設就要從蛇精變成狐貍精了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今天就勾到這,改天再約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白素貞笑著說道:“公子,原來你也信佛,真是太巧了,我從小就對禪宗智慧十分著迷,家里藏有很多佛經典故。有些能看懂,有些不甚了解,公子若是有興趣,不若改天相約共同參悟!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愛莫能助,我最近遇到一個和尚,才信沒多久!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這樣啊……”

              白素貞暗道麻煩,老實人油鹽不進,酒也不喝,約會也不給,再這么下去,真如小青所說,只能三更半夜四下無人了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兩人有一搭沒一搭說著,半個時辰后,船家晃悠悠將船靠岸。廖文杰點頭答謝,表示改天一定請客吃飯,便拿著雨傘走下了船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等等,公子還請留步!

              白素貞偷偷伸腳,將船邊一白一青兩把油傘踢下水,對轉頭的廖文杰說道:“雨勢雖轉小,卻也細雨綿稠,我一個女人家,身子骨單薄,受不了涼風冷雨,能否請公子借傘一用?”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呃,我剛剛看到你把傘踢……”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是了,就是我因為把傘踢水里了,現在才沒法遮風擋雨,能否請公子借傘一用?”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行吧,姑娘渡我一程,傘借你理所當然!绷挝慕茳c點頭,他能怎么辦,對面都不要臉了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盛情難卻,多謝公子的雨傘!卑姿刎懨鎺θ萁舆^雨傘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沒有盛情,你是硬要我才……”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公子,我住在雙花坊巷口,那戶姓白的人家,記得雨過天晴來取傘!辈坏攘挝慕芫芙^,白素貞催促船家趕快搖槳,架著畫舫朝另一個渡口駛去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廖文杰聳聳肩,一把傘而已,去取算他輸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湖心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小青甩著長尾趴在船邊,捂著嘴笑個不停,然后被一臉郁悶的白素貞踹下了水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咕嘟咕嘟————”

              泡了會兒冷水,小青爬上畫舫,拂去臉上水漬,笑嘻嘻道:“姐姐,往常聽你說對付男人怎么怎么厲害,今日一見,果然非同凡響,小妹甚為佩服!

              被妹妹奚落,白素貞沒好氣道:“去,別在我面前討晦氣,不然把你綁船底下,讓你清醒清醒,一次泡個夠!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姐姐誤會了,我是真心佩服你!

              小青抬手擋住臉上笑意:“那人不近女色,對姐姐百般疏遠,縱然嚴防死守,還是不及姐姐你手段高強!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你能看出來什么?”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今天姐姐問他要了雨傘,明天他去府中取傘,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,我再幫姐姐按住他的雙手,然后……”

              噗通!

              小青跌入水中,一臉委屈探頭:“姐姐,你干嘛踢我下水,我又沒說錯!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小青,強扭的瓜不甜,談情說愛是兩個人的事,講究你情我愿,不是山賊土匪搶壓寨夫人,你這種蠻干的想法最好趕緊改一改!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可你也看到了,那人油鹽不進,你要是不把他綁床上,別說心了,人你都得不到!

              小青搖搖頭,朝廖文杰的雨傘挑挑眉:“我敢打賭,他明天絕對不會過來取傘,你情我愿不靠譜,還是換我的辦法更穩妥,先得到他的人,日子相處久了,就能慢慢得到他的心了!

              白素貞翻翻白眼,作勢欲踢,嚇得小青縮回水中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他明天不會取傘,要來雨傘也只是找個借口,你放心,我有的是辦法讓他主動上門!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假的,姐姐你別騙我,我看得很清楚,他對你一點興趣都沒有!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有的,他剛剛偷瞄我胸口了!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姐姐,你確定是他偷瞄,而不是你主動露給他看的?”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              噗通!

              剛化形沒多久,小青雖然會說人話,但不怎么會說人話,又雙叒叕被踹進了水里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……

      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,白素貞拿著雨傘,在家中眼巴巴站了一天,從天明等到日落也不見廖文杰敲門,悶悶不樂一宿,倒在床上輾轉反側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次日一早,她從庭院水潭里撈出還在睡夢中的小青,附耳交代幾句,讓其拿著雨傘出門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小青迷迷糊糊,聽得不是很清楚,被一巴掌拍到清醒,嘀嘀咕咕抱著雨傘,滿臉委屈朝醫館走去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有什么了不起的,不就多了五百年道行嘛,勾不到男人就拿她出氣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忍一時越想越氣.jpg

              保安堂,廖文杰正在和李修緣斗蟋蟀,遙遙察覺到妖氣即近,一巴掌將李修緣拍到旁邊,撿起一本醫術裝模作樣看了起來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李修緣暗道倒霉,知道有病患上門,收起蟋蟀竹筒,溜至后院獨自耍了起來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小青走入醫館,將雨傘放在廖文杰面前,謹記白素貞的告誡,彬彬有禮道:“公子,我們又見面了!

              氣質過于妖冶,裝清純也難掩眉宇間的媚意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廖文杰放下醫書,困惑道:“這位姑娘,我們見過嗎?”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見過,前天在畫舫上,姐姐邀你渡船,我當時也在!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哦,原來你就是那個被踹進水里的妹妹!

              廖文杰恍然大悟,接下雨傘:“區區一把雨傘,我以為你姐姐已經忘了,沒想到還專門讓你送過來。勞駕姑娘親自走一趟,早知如此,我就該去取回才對!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現在去也不晚,實不相瞞,姐姐那天受了風寒,回到家便臥病在床,我來除了歸還雨傘,還想請你去給她看病!毙∏喟磩”咀x著臺詞,想了想,似乎漏了一聲嘆氣,急忙將其補上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小青:ε=(′ο`*))

              廖文杰:(?_?)

              就這漏洞百出的演技,也好意思出來給人當僚機,簡直不把他廖某人放在眼里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公子,你怎么不說話?”

              “沒什么,很奇怪你泡水里半個時辰都沒受涼,你姐姐沾點雨就倒下了,這道理我想不通!”

              小青:“……”

              怎么辦,劇本里貌似沒這一段。

        http://www.gxlzwm.com/55/55044/16880110.html

      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www.gxlzwm.com。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qianqian.com
      A片色情免费看